五星级酒店不换床单这个事爆出来后,我真心炸了:涉事五家酒店,我统统住过。

内容创业的深水期已经到来,粘度成为一个项目极其关键的考验指标。 用提升内容品质的方式,来解决用户粘度,这个方法我个人并不觉得有多靠谱,甚至有些大而无当。 因为所谓内容品质,其好坏,是用户主观认定的。一篇财经文章讲深了,各种术语、指标眼花缭乱,品质是不错,但用户怕是….看不懂。 他们可能帮你在社交圈里转发以显示自己的品位,但其实他们并没有阅读完成率。当大部分的内容都没有阅读完成的时候,这些用户其实粘度同样很低。 UGC能形成一定意义上的用户互动网络,由此而起的粘度,比单纯的我写你看,高得多。 APP是为这个目标而去的。 八 我当年与人合伙创业的那个网站,后来还活了好几年,虽然我自己已转投另外一个公司,半年后赴港念书。 依靠从其它站点导入的流量,并加载DSP的广告,这个一个人(我那位朋友)的网站,似乎还有些不错的收入。 再后来,微信崛起。我这位朋友做了一个读书类的公号,粉丝有百万之巨。 说这个故事的原因在于,潮起潮落,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做人,不见得非要有极大的野心。 九 最后,来两个案例。 我并不是说这两个是多么成功的案例,我只是想告诉各位,app难,但也不是难于登青山。 在新榜那篇文章里,我提到的毒物APP(这是一个相当男性化的导购APP),根据prioridata.com的监测,iOS生态中,从15年12月至今,总装机130万,当下每天能吸引新装机量2000左右,应该是自然增长。 IT桔子的监测显示,毒物在2016年3月有一轮星河互联给到的天使轮融资,规模在几百万人民币,估值不详。 很难讲毒物在APP推广上能花多么巨大的投入。要说APP难APP贵,是实情。但你要说难出天际贵到离谱,怕也是不成立。 另外一个案例是毒舌电影。 同样是IT桔子的信息,毒舌则获投更多一点。2015年10月,获投几百万天使轮,16年7月,获投千万规模的A轮,领头方是贝塔斯曼,估值3个亿。 毒舌在6月份的iOS装机(同样是prioridata.com的监测)达到6万,比5月份增长50%。内容创业圈里的人都知道一桩众所周知的事件。 毒舌做APP的时间不长,今年1月到7月,总计的iOS装机量是:26万。 —— 首发 新榜——…

所以,以营销收入为主要来源的各种号们,要非常注意控制成本。

内容创业者们,起步于公号,图的是一个门槛低,起来快。 但我始终认为,一个APP是进入创业一年半载后还想搞搞大的,必须考虑的。 我承认,单从阅读角度出发,公号在技术上完全可以取代APP。哪怕你就是打算搞内容电商,公号+微店,技术上没什么不可行的。 但这里有个场景问题。 小菜场也是能卖LV包的,技术上有什么不可行吗?不就是开个门店,摆个摊也可以卖啊。但总觉得画风不对,场景错乱。 我很早就取消关注了六神磊磊、三表龙门阵之类的公号,我用的是即刻这样的APP来阅读。对于我这种比较另类的阅读者来说,社交+阅读的混杂,始终无法承受。 这就意味着,至少对于我这样的读着,六神/三表的内容,在不在社交链条里,根本不重要。在我个人这个例子中,内容创作者和阅读者,已经形成了一种强需求(虽然不至于到刚需的程度)。 我还每天打开一个叫毒物的APP看看有什么新货推荐,我有时候甚至会埋怨他们的内容太少了,不够看。虽然我从来不知道他们家公众号到底是什么。 大胆跨出去一步做自己的app吧——这话并不是要让你完全抛弃公号。 是,我承认,你会发现下载量和你的粉丝量压根不匹配。咋几十万粉丝才弄了万把下载? 事实上,你那几十万粉,已经死了多少呢? 六 最后说一下并无太大企图就是赚点广告费贴补家用的公号。 打开率下降,当然会影响到商业价值的变现。但整个生态的恶化,也不是小小的一个号能改变的。 榜哥问过我:怎么办? 我的回答:潮起潮落,没啥怎么办的。 这也是天奇创投一开始就不怎么愿意投资纯以广告营销为单一商业模式的公号的原因之一。 我们还是愿意看看:您的APP表现如何? —— 首发 新榜 —— 新榜刊发后,有一些评论,我不得不小小总结一下本文观点,讲真,读公号读太多的,理解能力堪忧。 1、我没有说要放弃公号; 2、生态好坏不是一个端点能影响的。死守也可以,随便。…

但你说他们不流氓吧?恐怕也未必吧?

在PC上,有一种非常流氓的行为,被搜狗王小川大言不惭地称之为“三级火箭”,前阵子据说要准备上市,还拿出来卖弄。 三级火箭的意思就是:你装了我的输入法(一级),就会装我的浏览器(二级),装我的浏览器,就会用我的搜索(三级),搜索当然是有现成盈利模式的。后者通过浏览器默认搜索引擎为搜狗得以实现,那么装了输入法怎么就会装浏览器了呢? 这就是很让人心烦的且不足为道的下三路技巧了。 比如说,在安装输入法这个软件包的时候,默认勾选“安装浏览器”,你要小心翼翼地去掉,才不会中招。 再比如说,在你平常使用的时候,忽然蹦出来一个窗口说你浏览器太慢,要不要改进一下呀?你点确认是安装,你点取消,还是有可能会安装!你非得点这个小窗口右上那个叉,才能躲过去。 类似三级火箭模式,不是搜狗一家,什么360,什么百度,什么腾讯,什么猎豹,都会这么干。有时候还会通过搭载别家软件“悄没声息”地就安装到你的PC里。 你要说没给你选择吧,也不尽然,就像携程这种捆绑销售,足够细心足够耐心,也是躲得过的。 但你说他们不流氓吧?恐怕也未必吧? 我算是用PC也有年头了,躲是能躲过去,但非常烦心,后来一气之下,索性抛弃了windows改投MAC阵营。因为PC上骚扰实在一年比一年猖狂。 我想不明白为啥愈演愈烈,求教一家有类似三级火箭模式的公司的朋友。人一语道破天机。 谁都知道移动才是未来,PC已经没有太大前途,为什么不在最后几年狠捞一把呢? 我豁然开朗。 七 携程对这场危机的处理无疑是很失败的。 但我依然十分同情携程公关团队。 这种产品上的“改进”,公关能起什么作用。 又是出来背锅的。 我几乎从来没在我的文章里用过表情包。 但这一次,我实在忍不住想用一个来刻画公关部兄弟姐妹们的心情:

微博这个前台,和微信朋友圈这个前台,是不太相同的。因为它的link确认机制不同。

不信你见人说鬼话试试? 微博这个前台,和微信朋友圈这个前台,是不太相同的。因为它的link确认机制不同。 微博上要关注一个人,并不需要后者的同意。但在朋友圈你想关注一个人,后者不通过是不行的。 这意味着,朋友圈这个前台,是当事人事先做过一定的区隔的。 早期的时候,我们更愿意称为”熟人社交“,现在可能也说不上有多熟,但至少,与你建立link的其人其貌,与你建立link的何时何地,大致总是有些数,全然不像微博,你完全有可能不知道follower究竟是谁。 七 我不太记得,即便是在微博鼎盛时——也就是号称围观要改变中国时,假期摄影大赛如火如荼过。 但很显然,这两年朋友圈的摄影大赛,地理位置大赛,一年盛于一年。 我甚至推断,朋友圈是假期旅游的重要推手。 是的,我把朋友圈放在了”因“这个位置上。 因为人是互相影响的。今年你参赛了,我观赛观得心动不已,当然有可能导致下一个假期我也要参赛。 假期里的地理位置大赛,我想没人会否认——即便是参赛者,有”显摆“的意味。 而显摆这件事,对于”熟人“去行为,比对”陌生人“去行为,来得更为合适一些。 或者这么说,微信这个前台,比微博这个前台,更适合去做一些轻度的炫耀型行为。因为大多数人的显摆,也不过就想讨一些”熟人“的赞,并不想引起公众层面的注意。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郭美美。 朋友圈对照片、地理位置这些东西,并没有”转发“的机制,这很技巧地达成了参赛者微妙的一种心理:只对一部分人炫耀,收获有限的赞即可。

早期的所谓内容生产极其简单

早期的所谓内容生产极其简单,被称为双列清单: 一句话+若干个商品图片,就可以抽佣。前提是,达人清晰这里的游戏规则:哪些商品转化率高、佣金高。据称有年入可达数百万。 但这些内容非常轻,而且制作者通常会偏向于所谓爆款。这使得淘系流量依然会向头部商品聚焦,无法对平台上大部分商家形成普惠式的流量供给。 阿里开始改变策略。 十一 有必要略微介绍一下淘系内容生态。 今天你打开手机淘宝,与其说是打开了一个网络购物应用,不如说是打开了一本消费类电子刊物。这个刊物的内容相当庞杂海量,天量级内容的“精品购物指南”。 首屏所出现的“淘宝头条”,理所当然的是一种内容,或可定位成消费领域的今日头条。 但往下的类似有好货、必买清单、男神范(如果是女生打开淘宝,看到的是爱逛街)等等,都是它的内容板块。只不过淘宝头条的内容偏“资讯”类,而这些板块的内容偏“导购”类。佣金结算方式前者以CPC为主,后者以CPS为主。 这些内容按照阿里的定义,被称为“公域内容”。 而底部导航的第二个按钮“微淘”,所指向的,被称为“私域内容”。公域和私域内容所产生的佣金,结算方式并不相同。 之所以前者被称为公域内容,是因为内容生产者所进行的内容生产,是有固定格式的,且用户也是根据算法匹配的。而后者的私域内容,生产格式并不强调,用户也是因为关注了某个内容源(可能就是个商铺,也可能是一个内容生产者)才会被这些内容触达。 与消费密切相关的内容,大部分情况下,并没有太强的时效性。一篇对某皮衣进行介绍的文字,有可能在“有好货”或者“必买清单”之类的板块中有长达半年的曝光期,换而言之,内容生产者可以指望这篇文章长达半年的佣金获取。这是淘系内容,与其它内容平台非常不同的地方。